中國足球青训恐怖的12歲睏境 你是家長你怎麼選

  记者陳永報道 足球是一项係统工程,當這個係统出了问题之後,并不單單是某個组成部分的责任,就像中國足球的问题始于亂政,但问题也不僅僅是管理層。同樣,中國足球出了问题,也绝不僅僅是中國足球自身出了问题。

  在中國國奥隊無缘2020奥運會的同一天,中國男排也無缘2020奥運會,中國男篮雖然還有微弱的希望,但實際上已经没有多少可能性。

  男子三大球無缘奥運,足以说明,中國足球如今的睏境,绝不僅限于中國足球行業自身的顽疾——教育體製问题,同樣不容忽视。

  校園足球不等于青训

  先舉一個小例子:兩年多前,校園足球舉行了一次前往歐洲的教練员留學,應该说,校園足球管理層的想法是非常好的,但在具體操作的時候却出现了讓人啼笑皆非的一幕:外籍教練開始準備上课,地點當然是足球场了,這個時候大家當然要穿着足球鞋,结果還是有人穿着旅游鞋,最讓人瞠目结舌的是,竟然有幾個“教練”穿着皮鞋就到场了。

  很多很好的想法,總是在操作和實施階段出现各種各樣神奇的事情,就好比足球操,即便是全國性的校園足球工作會议,示範學校仍舊熱火朝天地做着足球操,好吧,足球操也行,你光用脚也行啊,多少還能增加一點點球感呢,可是,你用手舉着足球甩來甩去,那是要幹嘛呢?扭秧歌多好,那可是勞動人民智慧的结晶。

  但是,除了真正的足球人,没有多少人覺得奇怪,他们還覺得,我们這是真正贯徹校園足球的精神了呢。

  盡管像日本的足球青训體係也離不開校園足球,但在中國,校園足球绝不等于青训,祗有極個别的校園足球接近于青训,比如段劉愚所出身的深圳翠園中學,他们的校園足球搞得很不错,所以也出现了段劉愚這樣的優秀球员。

  目前的校園足球,最缺乏的其實就是優秀的基層足球教練,很多學校也開展了足球课,但代课的老師其實祗是體育老師,他们的足球水平,比一名喜歡踢球的業餘球员好不到哪裡去。

  所谓的“编製”也遏製了足球教練進入校園足球,即便是全國開展校園足球较好的地區,也祗能悄悄開一兩個口子,或者通過補贴的方式给來學校教足球的教練一些補贴,但他们不是學校的教職工,现在足球熱,學校自然願意拿钱補贴他们,讓他们來教足球,哪天足球不那麼熱了,這些學校自然也就不需要這些教練了。

  這樣的製度,這些外聘的足球教練又有多少熱情來持之以恒地培養青少年足球運動员呢?他们最多祗是教會一些孩子踢球而已。

  祗有一些有足球传统的學校,他们有着自己的足球教練(有编製,有保障),這些足球教練也有熱情,有情懷,能够耐心地培養孩子踢球,但這祗是少數——準確说,極少數,九牛一毛的極少數。

  日本校園足球非常出色,除了教育體製,除了传统,教練也是非常關键的一環,日本的薪酬體係已经非常穩定,一名優秀的青少年足球教練,他在學校裡教足球,和在俱樂部梯隊教足球,薪酬差别并不大,雖然是不同的领域,但却是同一個岗位。

  目前的中國,校園足球搞得不错的,其實背後都有足協和俱樂部的影子:2019年青超總决赛4個组别,校園足球球隊分佈如下:

  U13總决赛2支:成都棠外(成都棠湖外國语學校)、嘉定徐行中學;

  U14總决赛2支:成都棠外、廣州執信中學;

  U15總决赛6支:成都棠外、上海江镇中學、建業88中、石家莊石門實验學校、廣州5中、廣州89中;

  U17總决赛7支:成都棠外、長沙雅禮中學、重慶辅仁中學、華南師大附中、廣州5中、廣州玉巖中學、建業鄭州中學。

  但其中,祗有石家莊石門實验、長沙雅禮中學和華南師大附中是纯正的校園足球,他们和刚才所说的深圳翠園中學一樣,都屬于很不错的足球传统學校,其他14支掛着學校名稱的球隊,要麼是職業俱樂部的梯隊,要麼是足協的梯隊,要麼是業餘俱樂部的梯隊。

  校園足球和青训掛钩,其實就是這種和俱樂部及足協合作的方式,但是,這種方式同樣有不穩定——既然是合作,未來就可以不合作。

  長沙雅禮、華南師大附中、石門實验、翠園中學,這些才是正道,可是,太少太少,好在,像長沙雅禮、華南師大,包括人大附中,都是全國名校,他们的示範效應也在顯现,多少讓人有了一丝欣慰。

  恐怖的“青少年12歲睏境”

  再來舉一個例子,這是一個非常细思極恐的例子。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